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日军碇泊场司令部:5天灭迹15万 |紫金山活埋 · 清理大屠杀现场

2022-09-06 18:02:55 4293

摘要:)紫金山一番激战之后,终归陷落战壕里数百名士兵举起了双手举着双手,一士兵被一日兵叫了过去叫到战壕上全然没想便被一刀两断此时此刻,劈人者野田正在冲刺着和他人的杀。紫金山活埋54(紫金山活埋,1937年12月13日,日第16师团片桐护郎第9联队。...

紫金山活埋

54

(紫金山活埋,1937年12月13日,日第16师团片桐护郎第9联队。)


紫金山一番激战之后,终归陷落

战壕里数百名士兵举起了双手

举着双手,一士兵被一日兵叫了过去

叫到战壕上
全然没想便被一刀两断
此时此刻,劈人者野田
正在冲刺着和他人的杀人比赛……

百人斩超纪录(向井106-105野田)

(12月7日,日十六师团进占汤水镇。

日十六师团中岛今朝吾随即派第9、第20两个联队

加33联队的两个大队向紫金山进攻)


紫金山攻防战

日军虽然火力强大,作战勇猛

并漫山遍野投下了无数的烧夷弹

把一座紫金山烧成了熊熊火海

我军损失惨重,但我守城士兵也毫不示弱

奋勇杀敌,予日军以重创,伤亡惨重——

当日军在紫金山一带又搜捕我两千多军民
联队士兵竟是“群情激愤”
片桐护郎遂决定残忍地活埋处理
于是,机枪环伺之下
俘虏们被迫挖掘大坑——
做自己的掘墓人
当他们有所意识时,哭喊哀嚎声凄惨回绕
那伺机逃跑的,自然被机枪无情地扫落
尔后,随着日军工兵队的加入
几个大坑很快于次日落成

天昏地暗

成百上千我被俘军民被推拥于一个坑中
黄土便兜头扑面而来
像沼泽浮泥一样从脚底浮升上来
浮过膝盖,浮上腰身,浮至脖颈

碎石土坷撞上脑袋

细碎颗粒溅于口中,冲至鼻孔,迷糊眼睛

世界更加迷糊昏沉起来
在相互挣扎撞挤中
在一片哭泣嚎叫哀鸣呻吟中
在土噎窒息昏厥死亡与半死之中
我近三千军民,在几个大坑中

俱被干燥而湿润的黄土淹没

还有他们的身体

向上胡乱拍打的双手,连同丝丝呼吸
而一些生命力强盛,拼命抗拒活埋的人们

也被锄镐棍棒敲打,推落

堵塞。压挤。窒息
填平的黄土不停地蠕动
如散乱的黄土下乌龟穿山甲在蠕动
不知是仇恨转为开心娱乐
还是怕有鬼魂从中冒出青烟
这些日本士兵,这些野兽们

又开始在黄土上绕着圈子,操练起跑步来——
那黄土下的活人半活人与死尸冤魂呵
更是落入了天地无底的深渊又深渊
一重黄土十八重天!

紫金山活埋之一处

清理集体大屠杀屠场

55

一场集体大屠杀后

草鞋峡江滩上尸体山堆,一层又一层

到处血肉模糊,血淋淋一片

有些还在流淌,有些已经凝固

还有人在挣扎,在蠕动,在爬行

皎洁的明月,清幽的月光

在夜色轮转中,一样遍撒柔情

田中一伙却忙累了一整夜

他们用钩棒敲打,用刺刀戳杀

杀死那些还活着的人,那些还能动弹的人

或循声而至

刺杀那些咒骂着或痛苦呻吟的人

李自健油画 《南京大屠杀》

为了“彻底处理”

他们又搬来稻草和煤油

俘虏们又都穿着棉制中装

很容易纵火,焚尸灭迹

当然,也不怕诈死之人不动弹


尸堆上燃起堆堆大火来

煤油衣服皮肤鲜血人油燃烧散发出浓浓的焦臭

江滩苇草燃烧发出的哔哔剥剥声

还有那呛人的浓烟,灼人的热浪

那还活着的人们的惨叫与呻吟

和着熊熊的大火,染红着天空与江流

有如另一种盛大的篝火嘉年华

狂舞在长江边上

驱散这冬日黑暗的寒夜


那绕转着的舞者

一见哪条人体还有响动,哪条喉管还能出声

便及时赶上去,轻巧地刺上一刀

或补上一钩棒

甚至向那人堆深处扔上一枚手榴弹——

真不知道,大地上还有这样的劳作

夜以继日的辛勤劳作

时间一长,那劳作的人儿

“皮鞋绑腿上都浸透着人血和人油”①

身上满是人体人油燃烧的乌黑油烟——

即是田中他们,也不无怨言

在整夜“作战”之后

感觉“不可名状,身和心都非常疲倦

如痴如呆地回去了

那天像死去了一样睡了一整天”

如此作业,可还有逃脱之人?

“可以断言一个也没有了”田中肯定地说

他们没想到,居然还有两个活人

从尸堆中慢慢拱了出来

强忍着浑身的疼痛

以及窒息人的人油腥臭与浊流

极具耐心地躺在五万五千余死人与鬼魂之中

最终待日兵离去后从死人堆中挣扎了出来

随后又一路小心地逃亡,终于逃出了生天


幸存者之一系教导总队士兵唐广普

他顺江逃往燕子矶一个空无一人的村子

钻进糠灰里,烘干衣服,嚼生稻子充饥

后搭乘一前来拖稻草的小舟到了八卦洲

日后回到了江北③

另一幸存者三十六师二一五团小炮连炮手石明

“头被机枪打了个大豁子,有十几厘米长”

倒在死人堆里,日本人又在他身上用刺刀扎

“脸部挨了一刀

左手下臂又挨了一刀,后背被刺一刀

由于都未刺中要害,幸免一死”④


(本诗节参考资料:[日]本多胜一《通向南京之路》连载之第22)

①② 本多胜一根据粟原利一的介绍所作描述。见[日]本多胜一《通向南京之路》连载之第22。

③ 唐广普的一篇证言。见南京大屠杀史料编辑委员会、南京图书馆编《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料》,江苏古籍出版社,1985,第404页。

④ 石明的回忆。见杨克林等:《中国抗日战争图志》日语版中册,日本IDS公司,1994,第378页。

56

附资料

日军记者今井正冈如是记述:

在下关码头,尸体堆成了黑糊糊的山。大约50到100个人在那里干苦活,把尸体拖下来扔进长江。尸体还淌着血,有些人还活着并虚弱地呻吟着,他们的四肢还在抽动。苦力们一声不吭地干着活,像是在演哑剧。在黑暗中人们很难看到长江的对岸。在微弱的月光照射下,码头上是一大片闪着微光的污物。哇!那全是血!
  “过了一会儿,这些苦力干完了拖尸体的活,日本士兵就让他们沿江边站成一排,砰!砰!砰!我听到了机关枪的开枪声。苦力们朝后栽进长江,被汹涌的江水吞没。哑剧到此结束。”

中国人民的阶下囚,参加毁尸灭迹的日军少佐太田寿男供认:

“安达少佐在(下关码头)东部处理,我在西部处理,两个区域共使用30只汽船、10台汽车、800名运输兵,从12月16日开始,至18日两天的时间,经我处理的尸体有19000多具,安达处理16000多具,加上头两天安达自己处理的65000多具,碇泊场司令部共处理了10万具以上尸体,其中除有3万多具是掩埋、烧毁的以外,其余的都投到扬子江里去了。我想其它部队自己处理至少也有5万人,共计有15万人。


以下为南京碇泊场司令部录像介绍部分截图。

隶属于华中碇泊场司令部,主要负责进攻南京部队的后勤保障,还有一个重要的隐秘任务,就是“处理灭迹”南京大屠杀的尸体。司令官为铃木义三郎,其中两名少佐军官安达由己和太田寿男,是司令官铃木安排灭迹南京下关地区尸体的现场指挥。


太田寿男:“经我处理的将近2万个尸体里边,就有350多个是被扫射后仍在呼吸未死的。处理这些活人的时候,我命令部队先用装货的铁钩子将他们打死,使其绝命后再用钩子搭到船上,投到扬子江里去。我清楚地认识到这是一种惨无人道的杀人行为。”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