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就这“黄册”两字,让玄武湖与世隔绝二百六十年

2022-09-08 02:19:01 3001

摘要:当游人徜徉在这春光明媚的景区之时,作为国家AAAA级风景名胜区、国家重点公园,很难想到在600年前,这处风光旖旎的皇家园林,曾是大明王朝的国家档案馆,时称“后湖黄册库”。自2010年10月1日始,玄武湖景区全面免费开放,距今已愈十年。...



自2010年10月1日始,玄武湖景区全面免费开放,距今已愈十年。当游人徜徉在这春光明媚的景区之时,作为国家AAAA级风景名胜区、国家重点公园,很难想到在600年前,这处风光旖旎的皇家园林,曾是大明王朝的国家档案馆,时称“后湖黄册库”。1381年至1642年,玄武湖曾与外界隔绝二百六十余年,是明代的皇家禁地。



禁地便显神秘,那时的后湖是什么模样,哪些人可以进出,又是怎么管理的......其实在明朝历史中,后湖四面环水的湖岛上曾发生过许许多多的故事,有的令人悲伤,有的事涉全国,有的还关系王朝的命运。乘着清明假期,不妨和方志君一起探寻其中奥秘。


朱元璋选址玄武湖


1368年,朱元璋这个曾经横笛牛背的放牛娃,经过20多年艰苦卓绝的奋战,终于推翻了元朝的统治,建立了大明王朝,定都南京。这是南京首次成为全国性统一政权的都城。洪武十四年(1381年)正月,朱元璋首先从政治、经济、军事上进行改革,并于在全国范围内推行“黄册制度”。


黄册是明王朝户籍与赋役合二为一的册籍,以登载家庭人口、财产为主。明王朝政府规定黄册十年大造一次,除各地政府存留一份外,还须向户部呈送一份。按黄册制度规定,呈进到户部的册籍必须以优质黄纸或黄绢做封面,以备皇帝御览,故而称之为“黄册”。按五行家的说法,黄色是中央色,非王者莫用。自隋唐以后,黄色便成了御用的颜色,所以进呈册采用黄色也就顺理成章了。


由于黄册的内容直接关系到统治者对全国人口,以及徭役的控制,关系到其政权的稳固与否。因此,数目庞大的黄册如何存放和保管,成了明政权亟待考虑的问题。朱元璋在众多不同的建议中,经过深思熟虑,决定选用“周遭四十里,中突数洲,断岸千尺,形势天造地设”的玄武湖(时称后湖)作为存放黄册的库址。朱元璋认为:将黄册库建在湖内的几个小岛之上,完全是从玄武湖的地理形势来考虑的。小岛之间四面环水可以避免火灾,另一方面,玄武湖的位置虽然在明代政治、经济中心的南京,但实际上完全与世隔绝。只有这样的地理条件,才是保管和利用黄册的最合适的地方,而且不易受到火灾和人为的破坏。


自洪武年始,直至公元1645年,清军攻陷南京为止,后湖黄册库从未搬迁过,它的功能与作用也从未中断过。即使朱棣迁都北京,全国的政治、经济中心转移,明政府仍然把黄册库留在南京后湖。“王者从来重所天,六朝无计置民编。后湖藏册高千古,永保皇图亿万年。” (明·朱璠)由此可见,明代统治者对于在玄武湖建立黄册库是非常得意的。


明朝后湖真貌


如今玄武湖周回10公里,明朝的后湖比现在要大,那时的后湖周回20公里,是现在的两倍长。其四至是:北近幕府山(东北的标志点,为当时的南京都察院前湖坡地埂),东临紫金山,西北自神策门起,东南至太平门止,倚城墙而围。湖中有五洲:旧洲,即今之梁洲,在湖之西北,是收藏黄册的主要处所,藏有自洪武十四年(1381)至弘治五年(1492)全国各地黄册。新洲,又名莲萼洲,即今之樱洲,在湖之西南,藏有嘉靖十一年(1532)至四十一年(1562)黄册。


今之环洲,因环抱樱洲而得名。明时将之分为两段,南段如龙之伸缩偃仰之状,名“龙引洲”;北段如仙人拇指,名“仙擘洲”。该洲藏有弘治十五年(1502)至嘉靖元年(1521)黄册。今之菱洲,时为荒洲,在湖之东南,曾名麟洲,因近太平门,又称太平洲。今之翠洲,时亦为荒洲,在梁洲之东,因洲东有朱元璋皇陵,自梁洲东望,皇陵如出洲上,洲的隆起部分就好像皇陵的脚一样,故又名趾洲、陵趾洲。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


那时候,后湖到底什么模样?一般人进不去,无从知晓。官员们又讳莫如深,真还难以明白。正德七年(1512)秋,南京户部郎中计宗道任职期间,以公务之便经常入湖。一日,突遇暴风,颇为惊魂,于是留下了一篇《过后湖记》,描摹出明代后湖的一些具体景象。


从太平门上船,舟行七八里,感觉最爽,“一望渺漫,光映上下。微风播扬,文漪聿兴。荡漾烟波之上,莫不气舒襟豁,情畅神爽。见之者,若游仙焉。”此时,站立船头,四周山峦现于眼前。东南方,紫金山“嵯峨霄汉之表”;西北方,幕府山“叠连如屏如帏”。近处,覆舟山“峦岭偃蹇、盘伏于地而松森其上”,鸡鸣山“挺拔而凸出城头,殿阁参差,浮屠耸空”。遥望山势,重岗叠阜,“翔然而鸾凤峙,腾然而蛟龙走矣”。再望湖中,“远近芳洲,相聚如五星;红紫烟花,华绚如匹锦。鸥鹭凫鸿,载飞载鸣;鲦鲿鰋鲤,以潜以泳”。这便是风和日丽时原生态的后湖!



哪知暴风骤起时,后湖又是另一个模样。湖水竟然掀起“洪涛”“舂撞”得船只乱摇乱晃,连船夫都惊慌失色,立即将船靠着荒洲(菱洲)岸边,慢慢前进。荒洲旁边湖中,“浮藻乱荇,牵舟缀楫”,连败荷散发出的袭人香气也顾不上欣赏,匆匆前赶。好不容易,船只进入新洲和环洲中间的窄湖,却没有登洲的道路。又摸索了一会,才登上环洲。正德时,环洲虽然已有册库,仍未完全开发,只得靠隶匠披荆斩棘前行。途中发现数处颓垣废址,料为前朝遗迹,不禁感慨一番。再往前走,只见“丛林蒙翳”“前路尚窒”。众人疲惫不堪,“或藉草坐茵,箕踞少憩”。再往前进,望见一个高丘,即“郭仙墩”,才算认清道路。那时墩上四周树林蔽日,他们越过高丘,复下故道,迈过石桥,才能来到最早开发的旧洲。


南京户科给事中赵官听了他们所述,啧啧称奇。可能是他们进入湖中,都避开了风雨之日,即使进入也不敢在湖中随便行走。所以赵官说:“来斯几百往返矣,而未有若诸君所遇者。”


这便是明朝的后湖。


官员监生故事


自从洪武十四年后湖成为收藏黄册之地之后,禁卫森严。湖外,由南京东、北二城兵马指挥司并沈阳左卫牧马千户所各差官1员,带同弓兵地方,昼夜往来,沿湖巡察。湖中,由南京户部十三司轮流拨吏4名,在湖巡风。


册库日常管理工作,初由户部侍郎带管。宣德年间(1426—1435),钦设置户科给事中1员,后又设户部广西清吏司主事1员,专管册籍。日常工作,由主管官员带领国子监监生50名,吏部所拨办事吏30名,库匠75名,五日一次,过湖晾晒。进湖手续非常严格。过湖官船12只,锁于太平门外湖边湾泊,钥匙由南京司礼监及户部分掌。每逢一、六日过湖日期,差监生1名,赍文前去关领。开锁之后,随即送回。至于册库库房钥匙,管理更严,每次以一监生往请于内守备太监所。其钥匙,上面系有一根黄绒索,传为马皇后亲手编制。据明代顾起元《客座赘语》记载,曾经有“一监生偶捧过寓,其妻不知,谓绳旧,为易一新者。比缴,而太监大骇惧,诘知其故,亟命索旧者系之”,监生才得以逃脱死罪。


1910s


1920s


1930s


黄册每十年大造一次,限期交户部由后湖收架。后湖收藏后,要由户部组织人员将新、旧黄册进行查对,谓之“大查”。由户科给事中1员、监察御史2员、户部主事4员,督同监生1200名(以后人数曾有所减),还有书手等,进湖比对清查。入湖手续如旧。大查期间,官员带领监生住在湖中洲上,连续工作,直至查对完毕。过湖监生,避开寒暑,春自二月起至五月中止,秋自八月中起至十一月中至,湖居三月,遇闰不计。宿于洲上的岁月,犹如牢笼生涯。白天,翻对新、旧黄册,严禁随意走动。夜幕降临,因为防止火患,不许点灯,只能黑聚一室。只要进入湖中,寒热并无休息。加之,湖瘴袭人,湿气浸体,这些养尊处优的监生,“致疾者十常八九,幸免者百无一二”。进出后湖又有严例,因此,便酿惨剧。


据明正德十二年(1517)南京户科等衙门给事中易瓒等题奉,“近日,监生邬凤病故湖上,虽暴染之于平日,实出感发于一时。暴露数日,直待开湖,方得装回,罔不伤心。诸生过湖,如蹈汤火。劳苦万状,不能尽述。”试想一下,白昼在死尸(而且是年轻的同学)身边工作,黑夜在死尸旁边睡眠,那是何等滋味!


1940s 1944年南京玄武湖淘米妇人 海达·莫理循/摄


1950s


据统计,自嘉靖二年一月至五年四月,有马应祥、梁楷等12名监生如此病故。还有监生不堪工作劳累、精神压力双重折磨而病重癫狂,有名有姓者如钟庆会是也。诸多监生见此情状,除了怜悯,便是恐惧。以此,人怀疑惧,不愿过湖。


这便是过湖监生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黄册弊端故事


后湖黄册,记载天下户籍和田赋,不但是全国各地赋役的依据,而且是解决全国各地关于田产等经济纠纷的依据。各地遇有此类经济官司,原告、被告各执一词,主官无从判别,便来南京后湖查档,翻开黄册,对错立判,无有辩白。


然而,即使严厉如斯,还是挡不住利欲之门,不能阻止作弊行为。弘治三年(1490)十一月,便发现“近年以来,奸诈之徒一遇大造黄册,买嘱里书,有将殷实大户报作畸零带管者,律所谓变乱版籍者是也。本有户口、将老弱或一名二名造报、其余不收者,律所谓脱漏户口者是也。本有田土,止报一亩半亩作产,其余尽行诡寄,律所谓欺隐田粮者是也。户籍旧在一都一图,今则迁改别都别图,律所谓躲避差役是也。父在某乡某保,子则那移别乡别保,律所谓影射差役是也。”“如户籍中间,有将军户改作民、灶等籍者,有将民户捏作军、匠等籍者,以致户籍错乱,无凭查理。如田粮中间,有开多收少者,有有收无除者,有洒派各户者,有产去税存者,以致朦胧飞走,无凭查算。”


上世纪四十年代


似此弊端,难以枚举,而且愈演愈烈。到正德十四年(1519),奸弊至多者如南直隶、浙江、江西、湖广、福建、四川、广东、广西等处,其差讹作弊人户,数目动盈万千。再到万历八年(1580),承平日久,弊伪日滋,中间埋没、诡计、影射、违例等项,一次多于一次,十年甚于十年。


作弊,为顽症痼疾,令黄册变为假册,不足为凭。发现后驳回重造,未必认真完成,还给奸刁有司乘机横征,以润私囊。造册纸张、解役盘费、衙门使用等,俱要摊派。多者满千,少者数百,皆侵分入己。百姓何堪忍受!本来很好的黄册制度,蜕变成这般模样,令人难以想象。黄册赋役制的兴衰,同国运是相连的。弊端丛生,难以遏制,是隐藏在后湖黄册发展史中的黑暗潜流。


1944年明城墙与玄武湖 海达女士/摄


随着明王朝的灭亡,黄册制度也退出了历史舞台。在黄册制度鼎盛时期,玄武湖建有库房九百六十间,藏有黄册二百万卷之多,可谓“洲上库房星罗棋布,库藏黄册浩若烟海。”黄册制度的瓦解,标志着中国封建徭役制度的结束。


由于明代的玄武湖是黄册存放的重地,故而在明万历年间刊印的《金陵四十景》中,作为六朝时期的皇家园林却榜上无名。直至清乾隆年间,风光旖旎的玄武湖才以“北湖烟枊”之称,出现在《金陵四十八景》之中。被禁封了二百六十年之久的一代禁地——玄武湖,再次以她那优美的倩影,动画般的湖光山色展示在世人面前。


END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